《重生明珠》是由七和香所寫的言情類小說,本書故事情節引人入勝,劇情跌宕起伏。

中文名

重生明珠

類型

言情類

連載狀態

已完結

內容簡介

這是一個殺伐決斷的靈魂穿越到一個包子女身上之后發生的故事!?架空朝代,盡量合理,考據黨慎入!

商賈之女,父母皆亡,家產雖多,卻連死都是不明不白。?然而再次張開眼睛,她卻發現自己變成了身份顯赫的高門貴女鄭明珠。?父尊兄貴,公主為母,原以為這是上蒼憐憫,卻不想竟是一條比前一世更加坎坷的荊棘之道。?繼母不善,公婆不喜,丈夫不愛,妾室不敬,這又怎樣!?遇神殺神,遇佛殺佛!?沒見過高門貴女這樣橫沖直撞??那么,你看見了!

作品試讀

重生

精美的銅鏡內映出一張國色天香,宜喜宜嗔的俏臉,看起來大約十七八歲的樣子,貴氣的鵝蛋臉,鳳眼瓊鼻,嫣紅櫻唇,膚如凝脂,只是此刻臉色蒼白,帶著一絲疲憊。

更帶著說不出的驚駭。

春蔥般的玉指顫抖著,幾乎持不住小小的銅鏡。

旁邊的丫頭連忙伸手扶住她的手,說:“少夫人,還是先歇著吧,回頭好些了再來理妝。

唐白月一聲不吭,任憑她把手里的銅鏡取走,扶了她躺下,她努力的收斂著臉上的表情,因為過于克制,幾乎板的面沉似水。

那丫頭猶豫了一下,也沒有再開口,只是放下一邊帳子,自己坐在一旁熏籠上做起針線來。

唐白月心中已掀起了萬頃波瀾。

這是怎么回事?

為什么會成這樣?

自己似乎是死了,她恍惚的記得那眼前的血色,那五彩光華,那些璀璨,如同一股暖流,溫柔的包裹著她,她只覺得輕飄飄的,不知道過了多久,似乎很久又似乎很快,恍恍惚惚,飄飄蕩蕩,她卻在一個陌生的床上醒了過來。

女人的直覺讓她覺得,自己和以前不一樣了。

可是,再是有一種奇怪的心理準備,當她看到自己的臉時,也嚇的差點尖叫起來,幸而多年的克制力讓她竟硬生生的壓住了尖叫,但心中卻如亂麻一團。

她變了一個人!

她不再是自己了!

鏡子中的臉是另外一個人,甚至是另外一個她早認識的人。

鄭明珠!

這是鄭明珠的臉!

是那個鄭明珠!

天之驕女——鄭明珠!

唐白月,不,是鄭明珠的臉上,露出一種難以言喻的表情——不知道到底該悲還是該喜,她不再是自己,她自己已經死了,可是,上天垂憫她嗎?她雖死了,卻并不是真的死了,竟然搖身一變,變成了鄭明珠!

這是一種怎樣的蛻變?

她竟然成了鄭明珠,在帝都最上層的貴族圈里都光華璀璨的鄭明珠,天下兵馬大元帥,安國公鄭瑾的嫡長女,母親貴為先帝嫡次女平陽公主,同胞兄長鄭明玉年僅二十,已經入軍中歷練,屢有戰功,她自己也是貌美身貴,才名滿帝都,十六歲時,皇上親自賜婚,嫁入帝王寵臣武安侯府為嫡長媳,這一樁喜事曾轟動帝都,成為郎才女貌的典范。

那是一場華美盛大的婚禮,那十里紅妝耀花人的眼,安國公府和武安侯府分別在帝都兩個方向,當時送那綁著大紅花的嫁妝便整整送了一日,驚動全城,圍觀者無數。

就連自己,也見過那盛景的一角。

那曾是自己遠遠仰望過的貴女,曾是無數大盛女子羨慕妒忌的貴女,如今卻成為了自己,唐白月難以置信,心中卻在驚惶之后終于涌起了一股喜悅之情。

唐白月出身并不顯赫,尤其是在這重文輕商的大盛朝,商家子弟不許參加科舉,唐家雖然是大盛朝數得上名號的大商家,家族資產極為龐大,全國各地都有唐家分號,卻依然算是社會底層,她雖是唐家嫡女,只怕連送到安國公或是武安侯為妾的資格都沒有。

而自己年紀輕輕,雖然供奉極好,但卻臥病在床已經一年多,請了許多大夫,吃了不知道多少參茸肉桂都沒有效,眼看著一天天衰弱下去。

身為唐家長房唯一的嫡女,又沒有嫡親兄弟,病情始終查不出來,且總是反復,唐白月不止一次懷疑自己是中了毒,自己一死,便有許多人能得到好處,財帛動人心,她身為長房守灶女,這卻是非常清楚的。

只是,病中的自己精力上實在欠缺,雖有布置,卻抵不過時間,自己死的太快了,也太不甘心了。

她不知道真正的鄭明珠是怎么回事,可是她卻實實在在的明白,或許真是上蒼憐憫,她成為了鄭明珠。

或許,這是一場夢吧?是上蒼的憐憫。

但就算只是一場夢,她也會在這夢里好好的活下去,能成為帝都的貴女,讓自己黯淡的一世能有一抹短暫的璀璨,也替真正的鄭明珠看好這個身體,這個身份,既然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便借用了人家的身體,那到人家正主兒回來的時候,總不能讓人太過失望才是。

或許,這也是上蒼給她的機會,彌補她的不甘心吧?

不管如何,再活下來,總是比死了強,總是一件好事,唐白月很快的接受了這件駭人聽聞的事兒,她決定,要瞞住所有人這件事,盡量不讓人看出異樣來,讓鄭明珠好好的活下去。

這才是當務之急,活著,才有一切。

至于以后,那或許上天另有決定。

做出了決定的唐白月終于放松了心情,在不知道名字的清雅的熏香中,漸漸沉入了睡夢中。

待得她醒來,便沒有了唐白月,只有鄭明珠了!

原來的唐白月距離鄭明珠生活的圈子實在太遙遠,僅有的幾次她都只是遠遠的遙望過這位天之驕女,也只是略微知道一點她的生平,別說細節,便是很多大事她都不知道。

出于謹慎,她調整心情,少說少動,盡量讓自己盡快進入鄭明珠這個身份里。

“少夫人,該吃藥了?!?/span>

說話的是個三十五六歲左右的中年婦人,烏黑的頭發梳了個光滑的圓髻,露出額頭,顯出幾分精明干練來。

她的身后站著一個端著托盤的丫頭。

鄭明珠沒有起身,只是微微點頭,那婦人就連忙上前扶著鄭明珠坐起來,又拿大引枕墊著背,鄭明珠就這樣靠在床頭。

這幾日鄭明珠雖然沒怎么敢說話,耳朵卻沒有閑著,深知知道的越多越不容易露陷這種道理,此時已經知道了這幾日在這屋里貼身服侍她的這個中年婦人,是顧媽媽。

根據顧媽媽的年齡,在這個屋子里的地位,丫頭們對她都很恭敬,鄭明珠略一猜想便知道,這位顧媽媽應該是極有面子的管事媽媽,想必是婆婆賞的。

顧媽媽動作麻利,接過丫頭托盤上的藥碗,躬身喂鄭明珠吃藥,又端了蜜水漱口,擦嘴之類都做的熟練自然,嘴里還一邊說:“少夫人今天氣色看起來好了許多,大爺剛差人來問,奴婢也是這樣說的?!?/span>

鄭明珠還是沒說話,心中念頭卻是轉的飛快。

這幾天來,聽顧媽媽和丫頭們說話的片言只語,這位大爺,必是鄭明珠的丈夫,武安侯府的嫡長子陳頤安。

蘇醒后,足足有三天了,這位大爺只是差人來問過幾次,而據說,自己在睡著的時候,大爺來過一次,看自己睡著了,就走了。

這是怎么回事?

難道鄭明珠并不討他的喜歡嗎?

她低頭想著,傳言中不是說鄭明珠夫妻恩愛么?可是自己冷眼觀察這兩日,竟完全不是那回事,到今天,還沒見著丈夫一面。

想到這兒,臉上微微紅了,自己成了鄭明珠,多了一個名正言順的丈夫,這跟初入洞房也沒什么區別了吧?

她的前生還是一個閨中女兒,如今竟就要對著一個丈夫,真是說不出的古怪感覺。

看來,這換一個身體,就算再好,也還得努力適應才行。

正想著,有個穿著梅紅小襖兒的丫頭掀簾子進來回說:“少夫人,夫人身邊的洪媽媽來了?!?/span>

話音剛落,只見一個三十六七歲的高挑身材,容長臉兒的媽媽走了進來,她穿著一件紫紅色素面褙子,頭上插著銀海棠花梳子,對著鄭明珠笑著福了福:“奴婢給少夫人請安?!?/span>

鄭明珠連忙坐直了點,答應了一句,也問了夫人安,便讓丫頭給搬錦凳來:“洪媽媽坐,倒茶來?!?/span>

洪媽媽并不怎么客氣,謝了坐,說:“夫人命奴婢來看看少夫人大安了沒有,夫人說,少夫人只管好生休養著,要什么吃的用的,只管吩咐管家,或打發丫頭去她老人家屋里去取,也是一樣的?!?/span>

洪媽媽說一句,鄭明珠便答應一句,等她說完了,便說:“多謝母親掛念,煩洪媽媽替我回母親,我今天好多了,等我能下床走動了,便去給母親請安?!?/span>

說完便命顧媽媽拿了裝著碎銀子的荷包賞她。

洪媽媽又坐著說了一會兒閑話,問了吃了什么藥,吃了什么東西之類,喝完了那盞茶,便回去復命了。

待洪媽媽走了,顧媽媽便笑道:“夫人果然很掛念少夫人的,天天打發人來問?!?/span>

鄭明珠點點頭,并沒有多說話,只是又躺了下去,顧媽媽便沒再多說,只給她掖了被子,便退了出去。

洪媽媽口中的夫人,便是武安侯夫人,陳曾氏。

閨名她還不知道,只隱約記得這位武安侯夫人娘家姓曾,能做武安侯的嫡妻,那必然就是南京曾家的嫡**了,曾家那是金陵城毫無爭議的第一大世族,不僅富可敵國,而且幾朝來族中都曾出過高官,似乎還有兩個爵位,不過她也實在不記得是哪兩個級別的爵位了。

也只有這樣身份的婆婆,才受得起這樣身份的兒媳。

這幾天,婆婆每天都打發身邊的媽媽或者丫頭來問兩三次,功夫是做的極好的,不過鄭明珠深知,這只不過是表面功夫,略有城府的婆婆都會做的,更何況這樣講究臉面的大家子,而兩人之間到底關系如何,只怕還要相處下來才知道。

鄭明珠這個身份,出身是無可挑剔的了,在帝都的名聲來看,也沒有任何不好,而且容貌也是一等一的,可是,第一個打擊已經來了,鄭明珠很顯然不討丈夫歡心,也不知道在婆婆跟前是什么樣子,這府中別的事情又會是什么樣子?

或許,就算身為貴女,也不能事事如意吧。

她本身原也不是毫不知世事的少女,人間冷暖實在也見得多了,這樣一想,反而釋然了,貴女自然也有貴女的苦惱,世上怎么可能有十全十美的事兒呢?

只不過再往深處想,就算這一切都做最壞的打算——丈夫不喜,婆婆不愛,但至少還有娘家安國公府,這如今也比她原本好了許多……

她原本的日子……唉,還是不要想了,只如此感謝上蒼倒也就是了。

我是鄭明珠,我是鄭明珠。

她在心中默念了片刻,剛剛泛起的痛苦便消下去了許多,輕輕的出了一口氣。